6月 23, 2016
143 浏览

《丹麦女孩》有爱就有勇气

作者
丹麦女孩

美剧世界网消息:电影《丹麦女孩》改编自同名小说,而小说的灵感来自于一段被遗忘的丹麦风景画家艾纳韦格纳与同为画家的妻子格尔达之间相知相惜的伟大爱情故事。

追寻历史数据可以找出韦格纳是世界上第一个做变性手术的人,如果电影只是单纯探讨同性恋情实在很难吸引我去电影院观赏这种刻意探讨同性话题的电影,因为这一类的电影要让普罗大众都能感同身受实在强人所难,但电影预告的确很吸引我的目光,是什么样的爱能成就对方追求自我的勇气,何况是真人真事改编的传记剧情电影,但电影的细致度和导演催泪的功力让人赞叹,可以把一部有深度的剧拍得丝丝入扣又不会沦为无趣难懂的剧情片,忍不住将此片归为年度推荐电影。

演员的卡司阵容也不容小觑由奥斯卡影帝艾迪‧瑞德曼和漂亮新秀艾莉西亚‧维坎德担纲演出,男主角的细腻诠释男变女的内心戏让我随着剧情的演变而感动落泪,虽然整个故事中妻子葛尔达才是成就莉莉的最大推手但男主角再度挑战高难度的角色不仅要男扮女装更重要的是如何诠释从一开始的抗拒》挣扎》勇敢接受灵魂中的真实自己,再再都抢眼得吸引观众的目光,而主角虽然细腻的揣摩变性人的心路历程但他在声音的诠释其实没有太刻意得伪装成女生的声音而是转为羞涩温柔的讲话方式更显得自然不做作。

一部好的电影对我来说主观的觉得花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能撼动灵魂、能展现深度又不沉闷,电影结束后还能停留在脑海久久无法忘怀就是一部好电影,而《丹麦女孩》就是一部这样的电影。

故事发生在1920年代丹麦南部,艾纳韦格纳是当时著名的风景画家而妻子则为人像画家专为达官贵人画消像画,虽然艾纳的名声比葛尔达大,但温柔的艾纳在妻子事业低靡时为了讨妻子葛尔达欢心答应了妻子的要求穿上丝袜、淑女鞋和白色洋装当起模特儿,而葛尔达还替他取了个名字叫做莉莉,而以莉莉为主角的画作也成就了葛尔达的事业巅峰。

艾纳虽然在当时是有名的画家,但艾纳其实是不太爱参加社交聚会的,而个性较为活泼大方的葛尔达虽然尊重丈夫的意愿但还是提议丈夫以莉莉的身份一同出席社交聚会,并声称莉莉是艾纳的远房表妹。

当艾纳触摸着丝绒做的洋装衬裙并试着柔软化自己的身形刻意强化女性特质,内心的莉莉就这样被唤醒,当艾纳越是抗拒内心女性意识的崛起越是感觉痛苦,不仅头痛、咳嗽甚至流鼻血,唯有换上女装才能感受到这才是真正的自己。

在电影《丹麦女孩》中最吸引我的其实是我想知道,妻子葛尔达的心路历程,虽然在剧中并没有太多的表演空间给葛尔达这个角色去发挥,但这个角色不管是在电影中或是小说中我认为是最有感情张力的角色,因为伟大的令人动容。

如果看这部戏的心态是以「变性者」「跨性别」为着眼重点,我想是很难感动大家,尤其是一般大众可能会觉得只是偏激的个案。甚至我身边的男性朋友和家人也甚为排斥「跨性别的议题」。

但如果撇开「性别认同」的内容而是换另一种角度去思考「爱」这个议题,我们会希望伴侣以什么样的方式来爱我们,而我们能为我们爱的人付出到什么样的程度?没看过《丹麦女孩》别说你真的懂爱。

我想「爱」是这部电影想表达的议题,如果深爱我们的人能排除外在的现实面,他是否能看到我们灵魂的本质,当哪一天我们的某个意识觉醒,对方是不是能以支持和尊重的角度去克服习惯上的改变。因为实行起来很难,所以才更显得葛尔达勇敢为爱付出的情操令人働容。

《丹麦女孩》启发我对于「爱」的思考面向,一百多年前的故事背景充满对性别的束缚,直到现在束缚只是转变成别的形式__「别人期望的形象」,当我们被要求扮演好各种角色时,我们还有勇气追求失去的自我吗?或许,背负现实的包袱,我们也牺牲了追求自我的勇气。

在《丹麦女孩》里看见两个新时代的女性精神,一个是勇敢追求理想勇敢为爱付出的女人__葛尔达;另一个勇敢面对真实的自己,并勇敢追求自我__莉莉,就算是在1930年代这样的性别认同是被识为精神迫害妄想症的一种,而到了现代「跨性别」还是面临很多社会认同的考验。

原本只是夫妻俩的情趣,最后演变一发不可收拾。当宴会上看见莉莉被亲吻的画面,从一开始的震惊最后一起努力解决问题,葛尔达拜访了许多精神科名医,但最终艾纳只是被判定为精神病。而艾纳不断想找回男性的自己,越是渴望变成莉莉。

最后葛尔达做了最伟大的决定,尊重艾纳的选择并支持艾纳做变性手术,即便艾纳变成莉莉,两人还是彼此最重的伴侣,甚至莉莉变性手术后产生身体上的排斥时葛尔达都陪在她身边到最后。

电影整体上不管是演员、服装设计、故事流畅度甚至丹麦和德国的迷人景色都可以感受到导演的用心,喜欢的朋友可第一时间关注 美剧世界网,我们提供最新的电影讯息。

标签:
·
分类:
New ·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