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23, 2016
129 浏览

电影《绝命海拔》 登上珠穆朗玛峰绝非易事

作者
绝命海拔

美剧世界网消息:电影《绝命海拔》以超乎想象的赚人热泪,也超乎预期的精彩,我不是爱好登山爱好者(运动还停留在慢跑阶段),一开始就把这部片归类在灾难片,不外乎人类在面对圣母峰的艰难气候下求生存的故事,而且像这种登山片前半段应该会有一段沉闷的铺陈,但完全出乎意料的电影全片不管是故事的流畅性或是演员的演技,根本就像是真实的纪录片一般,我看完电影后除了更敬佩这些登上圣母峰的人的毅力和耐力,而导演和演员们也很用心在还原山难时发生在罗勃霍尔等8人真实事件,也带领我们深入险境的刺激感,不管是在电影中的特效和演员们对当事者的心理揣摩等都表现得非常有水平,而电影中出现的杂志记者乔恩·克拉克生还后也以《圣母峰之死》(中文翻译)来纪录这起在2014年前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山难。

而全片最重要的参考价值除了导演和演员们实地圣母峰的丘陵带取景更是一一访查死者家属以追求没有偏颇终于真实的演出,而最重要的全片精神顾问是盖伊柯特在霍尔逝世后接手了冒险顾问公司,担任执行长和负责人,是经验非常丰富的向导。1996年5月山难发生时,他人正在攀爬附近的普莫里峰。他和攻顶圣母峰的霍尔一直到暴风来袭前都以无线电和视线保持联系。由于柯特是本片的关键顾问

是一部不敢想象的大自然警世寓言,故事发生在1996年在当时有两支队伍预定最后在1996年5月10日经南坡和东南山脊路线登顶。

而登山者最常被问到的问题就是-你为什么想登山?这个简单的问题对登山爱好者来说好像没有为什么?不为什么,因为山就在那边。

但是从电影中可以感受到高山的气候变化莫测,光是高山症的可怕症状例如眼盲、呼吸困难、头晕意识不清等、还有死亡带因失闻而产生幻觉(把自身的外衣一件件脱掉、自行拔除缆绳等危险行为)也都在电影中呈现,毕竟登圣母峰所要克服的首要难题还是人体无法适应海拔8哩等同喷射机747的飞行高度,氧气的稀薄和气温就能让人意识不清并产生幻觉,连往前跨一步都可能是一大挑战。

而从电影中所诠释的,虽然登山者爱好的或许是在神秘的大自然环境中挑战人体的极限,从艰困的环境中检视自我探所自己的内心世界,更是从这困难重重的运动中看见团队互助的精神和力量,这份感动的确是让人着迷的。

《故事介绍》

1996年5月10日的晴朗早晨,新西兰冒险顾问远征队的领队罗勃霍尔和西雅图山痴远征队的领队史考特费雪正在带领队员步上攻顶圣母峰的最后一段路。

当天霍尔的三名队员和两名雪巴成功攻顶,突然强烈暴风来袭,让下山之路寸步难行。天色渐暗,暴风依然持续肆虐,霍尔试图协助体力尽失的队员道格韩森下降到8790公尺的希拉瑞台阶下,这一面40呎长的墙,但霍尔的努力未果。入夜时,全力救援韩森的霍尔也已精疲力尽。他无法自行下山,独自受困在8764公尺的南峰任凭大自然摧残,撑过难以想象的两个暴风夜。原本打算救援的队员也因黑暗、强风和大雪而无法找路搜救,只好放弃派人上山。

来自新西兰的安迪哈洛德哈里斯是冒险顾问公司的向导,他为了帮助霍尔和韩森,不顾一切回头往上爬到南峰,虽然他在山顶找到了霍尔,两人在华氏-40度的低温和时速80哩的强风中一起度过一晚,但安迪却在黑夜中从此消失了踪影。费雪和他的向导安纳托利波克里夫、尼尔贝德曼以及六名客户皆成功攻顶,但下降时一样遭遇惊险难关费雪虽然和山痴远征队的雪巴头洛普桑同行,他在8412公尺的平台区下方仍不支倒地,最后说服洛普桑自行下山。洛普桑也照做了,希望尽快求援派人带氧气上来帮助费雪。早队员一步先行下降的波克里夫试图去救费雪,但天候过于恶劣,只好无功而返。稍晚,他成功救回了其他受困于南坳(7925公尺,因其为两个山顶之间山脊的最低点而得名)的登山客。

冒险顾问远征队的德州病理学家贝克威瑟斯在攻顶(于下方850公尺处)时突然得了雪盲。他多年前曾做过眼睛矫正手术,当他到达时因氧气稀少使身体重要器官失去功能的「死亡区」时,高度开始让他视线模糊(眼盲),只能看见眼前二至三呎的景物。霍尔要威瑟斯答应他不再继续攀爬,并坐下来等他攻顶回程时一起下山。不过,威瑟斯停下来经过几个小时后,亦受到强烈暴风袭击,只能挣扎着保护自己的身躯。后来终于有一群队员攻完顶下山时遇到威瑟斯并帮助他。

他和冒险顾问公司向导麦克葛伦绑同一条绳子,随其他人急切的寻找路径好回到位于南坳的四号营地(约7925公尺)。但风雪和暗夜让他们连看清楚脚边有什么都成问题,无法在南坳一望无际的浩瀚野外找到营地的位置。体力尽失的他们紧靠着彼此,用仅存的体温互相取暖,在一片雪白的零下环境中抱着最后一丝生存希望,等待能见度变高。等到暴风终于暂歇,麦克葛伦知道他求援的时间有限。

他决定将意识不清的威瑟斯和其他四名队员留在原地,先回四号营地求救。此时,所有遭受暴风袭击的登山客都陷入极度虚弱的状态。当天他们已经攀爬超过27小时, 出现冻疮、缺乏氧气又面临冻死的危险,只能靠自我意志撑着活下去。过了几个小时救援才抵达。到了深夜,波克里夫在暴风中救回最后三名山痴远征队的客户。他凝重的告诉其他人,霍尔的客户威瑟斯与完成七大洲最高峰的日籍登山客难波康子已经冻到无法爬行或说话,濒临死亡而无可挽救。

在这场「山难奇迹」中,威瑟斯自己醒了过来,即使视线严重模糊,身上有致命冻疮,双手至手腕的部分也冻伤,他还是一跛一跛的在隔天下午走回四号营地。又过了一天,他被其他登山队组成的搜救队护送到一号营地(6035公尺)。在场目击者形容威瑟斯的样子就像活尸。冒险顾问公司的另一名向导盖伊柯特当时在邻近的普莫里峰带队,霍尔攻顶之日他们整天都以无线电保持联络。暴风来袭时,柯特很快就发现他的老友正在面临生死交关。

隔天早晨他走一小段路回到了圣母峰基地营(5534公尺),提供团队协助。柯特想组织队伍救霍尔,但条件不允许,两名雪巴试图上山也因为筋疲力尽无法继续前进,被迫在霍尔下方106.7公尺处作罢回头。这场暴风和搜救行动耗尽所有人的力气,他们没有足够的人力和体力将霍尔从陡峭山壁上带下来,只好停下一切尝试。至于受困南坳的幸存者则在雪巴的帮助下回到基地营。贝克威瑟斯的妻子琵琪和长期居住在加德满都的莉萨确嘉和美国大使馆协调,和尼泊尔军方调了一架直升机到6000公尺的冰瀑顶端救出威瑟斯和另一名登山客。这是尼泊尔高山上进行过最惊险的救援任务之一。

贝克威瑟斯活了下来,但暴风夺去了罗勃霍尔、史考特费雪、安迪哈洛德哈里斯、道格韩森和难波康子的性命。此外还有三名印藏边境警察圣母峰远征队的队员丧生,他们是第一个自北坳(7020公尺)成功攻顶的印度登山队。这场山难在当时是圣母峰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

这启事件除了展现人类的耐力、韧性和企图心和判断力,更是告诉我们人类的渺小,一位登山界最知名也是天才的优秀登山家罗勃霍尔在面对如此残酷的冷峻环境里也不能挽救自己的性命。

不管是从电影中或是相关纪录中,很多人会质疑是因为罗勃霍尔坚持带领道格韩森攻顶才会延误下山的黄金时间。但是电影中也提到道格韩森在1995年就跟着罗勃霍尔爬过圣母峰,但在距离山顶仅仅数百呎的地方被迫回头。这样的遗憾对于一个不富裕的蓝领阶级来说,登圣母峰是一项昂贵又难得的机会。于是在1996年时罗勃霍尔以半价的方式让道格韩森加入,也可能是不想让道格韩森再次遗憾,坚持带领道格韩森攻顶,如果是你我或许也会这么做吧!(可惜道格韩森在这一年的身体状况是比较不好的)

在提一下一位角色难波康子,这位日本知名的登山家是完成七大洲最高峰攻顶的第二个日本女性,但1996年在登上第七座圣母峰后的回程路上不幸身亡。难波康子任职东京联邦快递,但她对登山的热爱让她游走世界各地。 她的热爱冒险,那份对于登山的热爱和坚持还是令人动容的。她登上圣母峰时为47岁,是最高龄的女性(后来这项纪录被波兰登山家安娜泽文斯卡打破,她攻顶时为50岁)。

《绝命海拔》是一部忠于真相的一部纪念片,呈现给大家的不只是看一群人登山,而是登山这个活动的难度,不仅是考验自己的体能极限还不需有足够的耐力,尤其面对世界高峰,想登上高峰必须经过许多崎岖的道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金钱根本派不上用场,不会因为你比较有钱就能轻松一步登天,也验证我们的渺小。

标签:
·
分类:
New ·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