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22, 2016
118 浏览

电影『喜马拉雅天梯』贪婪造成环境不可逆

作者
喜马拉雅天梯

美剧世界网报道:很幸运这次「第8届两岸电影展」能看到【喜马拉雅天梯】,我必须承认我看的时候一直昏昏欲睡,因为导演所用的表现方式非常的平实与生活化,但后来的映后座谈非常的精采,我有义务让大家知道这场映后座谈导演萧寒给大家的观影论点。

在1999年尼玛次仁创办了登山学校(现更名为喜马拉雅登山向导学校),每年在短暂的登顶期间,年轻力壮的登山向导,带着满怀着梦想的登山客登上海拔8,400公尺高的珠穆朗玛峰,除了壮丽的场景,片中更探讨环境、藏区教育、牦牛生态、宗教、藏区商业化等多层面问题。

珠穆朗玛峰正确的海拔为8,848公尺,被藏族人称为「大地之母」在藏族人眼中是神圣不可侵犯,1993年前圣母峰为自由登山,总登顶人数不到1000人,但随着时代进步与经济发展成熟下,1993年后开始转型为商业登山新模式,这几年下来已经有好几千人,成功登顶,而登圣母峰变成有钱人的一种炫富以及时尚的活动,据导演表示,登一次需要花上40万人民币(200万台币),才能登顶,所以不只体力要足,银弹也要相当足够!

1899年全世界最高的寺庙「绒布寺」,阿古桑杰是寺中唯一的僧人,在谈话中,他虽然反对商业登山不断的登顶,但也不断的为登山客祝祷,更讽刺的是,他的儿子是一名毕业于登山学校出色的高山向导,言语中感到矛盾与一丝的无奈。

牦牛是藏区重要的一种动物,为了登山客,背了好几公斤重的重物,在来来回回中不知道走了多少公里,有时候还会踩空冰层掉落山谷。导演也谈到其实在登峰期,牦牛是最虚弱的时候,因为都没有绿草可以吃,向导都会准备最好的青稞给牦牛吃。这其实让我想到泰国这几年转型观光后,大象变成载客工具,背上时常有伤害大象的座骑,真的奉劝大家在享受观光和经济发展完整的社会下,要更减少对于动物的伤害,也是教育下一代,不能让他们觉得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事,需要改善后达到平衡。

在商业登山后,所产生的总总问题,虽然带动了西藏地区的登山经济,但也产生了许许多多的问题,这可能是电影中最需要带给大家了解的部分,大家圆了自己人生的梦想时,然后呢?对于藏区的未来,有哪些是我们可以做的?在许多冲突下达到平衡!

电影末段访问了刚入学的学生,学生说:「听说这所学校不错,就来考了。」「希望能完成我的登山梦想。」这个梦想很虚无,通常向导所得到的费用不多,多半为公司所获利,藏区的教育问题与毕业后就业单一,一直是难以解决的问题。

一位学生跟父母聊到考题的作文题目:「贪婪」是影片中导演所最想带给最终启示。一位老先生所期待是像好莱坞似的电影,有大成本、大场面、剧情化,让我听了感到汗颜;在中国上映前也常常和电影「圣母峰」拿来相提并论,但「喜马拉雅天梯」所探讨的思考层面更多更广。

现今世界上各个国家,都有自己所面临到的问题,「圣母峰」已不在神圣不可侵犯,2014~2015年圣母峰山难不断,地球也正快速的恶化,地震不断、台风威力更强,造成了许多天灾,但天灾底下是否隐藏着人类的贪婪呢?人类是否已造成不可逆的状态呢?「喜马拉雅天梯」值得大家对于环境、人文等多加思考。

关注 美剧世界网,第一时间获取最新的电影讯息!

标签:
·
分类:
New ·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