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6, 2016
150 浏览

重看「窃听风暴」(The Lives of Others,德国,2006)

作者
窃听风暴

美剧世界网消息:「窃听风暴」(The Lives of Others)是让我爱上看电影这回事的头几部片,如果说这部片教会了我什么,那不是什么大道理和人生体悟,而是从这部片我开始学会留意电影的对比魔法。故事的主角是两个男人,一个剧作家,一个情报局监听特务,由于窃听行动,镜头经常在两人的生活之间切换,很自然我们发现一个才华洋溢,生活浪漫,家中堆满了书,摆了一架大钢琴,所到之处经常充满音乐和谈笑声;另一个总是一号表情,沉默寡言,回到家一个人在饭上随便淋个西红柿酱就当一餐,家中冷冰冰地只有几样家具,没什么生活情趣可言。

还是从头说起好了。魏斯勒是东德国家安全部「史塔西」(Stasi)的顶尖特务,这回他的任务是窃听剧作家德瑞曼,监控他是否如表面那样忠党爱国。电影原本的片名是「别人的生活」──魏斯勒精于撬开别人嘴巴,挖出他们隐瞒的,手腕之高明老练从开场的授课内容就可见一斑;也就是从这一段开始,这部片的灰色调给我们鲜明的印象,不是阴暗脏乱的那种灰,而是整齐无菌得缺乏生气,这是一部安静的电影,一切的行动都在平静无波的表象下暗暗进行,确实,你要偷听,自己也得先保持安静才行。

课堂上一名学生打破宁静,问魏斯勒为什么不让嫌犯睡觉?这不是有违人权?魏斯勒依旧不动声色,默默在座位表上提问的学生名字下标注记号,一方面告诉我们「史塔西」作为之非人性,另一方面也暗示我们,窃听人员在这部电影中多需要保持无声无息,这在魏斯勒的性格和举止上表露无遗,他一张扑克脸,鲜少开口说话,总安静地像在观察什么,一开口只讲重点,不闲聊说废话。

这次重看,我发现除了监视者和被监视者鲜明的对比之外,更重要的是魏斯勒和德瑞曼两人居然这么相像:他们都是单纯的理想主义者,都相信东德实行的社会主义信念,不,也许魏斯勒已经开始因为权力而腐败了,就和他目睹的许多政府高层一样,这就得牵涉到另一个魏斯勒和德瑞曼的相像之处,他们都为女演员西兰着迷。

西兰是德瑞曼的同居女友,更是东德的首席女伶,如女神一般耀眼迷人,魏斯勒在剧院第一次见到就迷上她了,他面无表情的扑克脸暗流妒意,他说要调查德瑞曼,直觉这个艺术家不如表面那样单纯,你可以说这是基于多年情报工作的经验累积,但我更觉得他只是藉权力之便想击败对手。他对西兰的遐思在观众面前毫不掩藏,我们看着他盯着西兰猛瞧,连德瑞曼书桌上的照片也要多看两眼,最有趣的是监听行动一开始,西兰第一次出现在监控中,镜头用了三个有些突兀的正面特写,就像在呈现魏斯勒脑中的画面──西兰不是在和情人说话,而是对着自己。

有着这种念头的不只魏斯勒,很快我们发现这项监视行动仅仅来自长官的一己私欲,想抓住德瑞曼的小辫子,好抢走西兰,这样滥用权力的腐败气息充斥整个官僚内部,让魏斯勒和德瑞曼的某些念头显得天真无邪得近乎愚蠢。

既然他们有着这样的共通处,当监视者同情起被监视者也就不让我们意外。魏斯勒入侵了这对艺文界金童玉女的生活,改变的却是自己──他先是在阁楼地板画下德瑞曼的房间格局,幻想自己拥抱着安慰着西兰;接着他读起他们读的书,为他们的朋友逝去而流泪。原本冷酷如机器的他涌发越来越多人性,最终背离了监听任务。

柏林围墙倒下后,魏斯勒当起邮差,不再探人隐私,开拆邮件,而是替他人递送秘密,最终,他收到了属于自己的信息。我记得当时看这部片,我妈从中段坐下来跟我一起看到结束,她深深被这个故事吸引,看到结局,她点点头说:「这样他收到了啦。」对魏斯勒的遭遇十分满意。的确,电影大部份的故事都关于德瑞曼和西兰,主角魏斯勒的生活乏善可陈,但我们让他吸引,对他的作为有所共鸣,我单纯相信,这部片之所以动人,之所以引起共鸣,部分原因来自艺术的力量,因为我们心底多少都向往艺术之美好,相信艺术能带来改变,我们像魏斯勒一样,希望这两位艺术家能保持纯正,不受包括政治的任何干扰和伤害,同时,我们期待他们能在我们身上激起某些充满勇气的小小改变,就像魏斯勒一样。关注美剧世界网,获取最新的美剧讯息!

标签:
分类: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