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4, 2016
82 浏览

《树大招风》这片儿为何让人又爱又恨

作者
树大招风

美剧世界网消息:就在杜琪峰的《三人行》在内地大张旗鼓上映之时,一部由他监制的、三位香港青年导演合作拍摄的犯罪电影《树大招风》也几乎同时悄悄地在网络出现了下载资源。传送门=======树大招风下载=======《三人行》从名字上看,讲得当然是三个主角(警、匪/患者和医生)之间的角力、暗战,而且由于内景棚拍的原因,叙事大部分时间几乎就在同一个场景(医院)发生。如我们所看到的故事,《三人行》这个叙事的新意一方面在于从传统二元对立上升到三元对立——这一点很类似于塞尔乔·莱翁内从《黄昏双镖客》到《黄金三镖客》的升级,由此打破了传统叙事类型中的正邪对立关系,同时经由赵薇大陆身份“介入”一个疾病化的香港社会(医院的隐喻),生发出更加复杂的叙事动因。

另外一个相当屌的地方,就在于钟汉良这个角色的复杂性——钟也由此在刚结束不久的上影节华语传媒大奖摘得影帝殊荣。钟的角色复合了匪徒(害人)和患者(需要被拯救的人)两种截然不同色彩的身份,同时在和古天乐所代表的香港执法者,以及赵薇所代表的大陆精英移民之间,充满了戏剧性的张力和摇摆,他的行为有时令人困惑,更令人玩味。

这种困惑和玩味,某种程度上,一直成为了杜琪峰以及银河系列电影特别复杂又饱含读解趣味的精神源泉。

确实够狠!《树大招风》这片儿为何让人又爱又恨?

所以,在我听到很多人说《三人行》“不堪入目”,是“老杜作品的滑铁卢”云云的说法,我还是蛮不解和惊讶的——实际上这部电影,不仅延续了银河系列电影的风格样式和(表述中港关系时)的复杂暧昧,应该说在某些设定的地方还有了升级。

多向关系过去也出现在《PTU》和《放诸》这类影片中,尤其像前者,几组关系在影片的最后时刻扭结在一起,继而升华出一出枪花四溅的乱战,最后让警察林雪傻人有傻福地捡回自己的枪——这一切似乎在《三人行》中有了某种复现。但《三人行》不同的地方,在于每一个人物的性格都被给予了更大的复杂性,我们更难以用好、坏、丑这样的简单类型化标签来给他们定性。

从类型叙事的走向来看,塞尔乔·莱翁内的《黄金三镖客》中“丑”这个角色无疑是相当令人惊叹的塑造,这就是在于他的复杂性,他的存在或许混沌了正邪之间对立的传统布局(当然,所谓正邪,也是被模糊化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绝对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好人);而这种复杂性,在《三人行》中也都被给予了复现。

但,《三人行》这种叙事冒险的后果就是,几乎没一个角色讨人喜欢。

古天乐四打赵薇,很多人叫好,说打得过瘾,因为赵薇这个角色实在是挺烦人的——我得客观说,这种结果跟赵薇演技关系不大,跟摄影机后面杜琪峰的布局抉择更加密切相关。

不过,我们似乎也忽视了什么。

“银河映像20周年的纪念作”——无数媒体都以此来表述《三人行》在杜琪峰作品序列中的重要性。在质量上看,这种称谓也许并无不妥,但——你真得在影片开头看到了我们所熟悉、并为之激动的那道滋滋啦啦穿越而过的银河光芒闪电了吗(银河映像的公司logo)?好像没有吧……

确实够狠!《树大招风》这片儿为何让人又爱又恨?

但这道光芒闪电,却出现在了《树大招风》的片头。它甫之一出,我们就知道,银河风格来了!果真,这部电影相比《三人行》的内景棚拍实验,无论是台词力度、现实指涉以及政治意识形态,可要直截粗暴有力得多。杜琪峰在《三人行》拿得是内地投资,所以还要搞点五彩斑斓的迷魂弹掩人耳目,这显然是经验丰富的老炮儿所为;而三位青年电影人把持的《树大招风》,可就没有这么深的城府了,影片中的一切,都让人仿佛一下回到了银河映像生猛、血腥又充满宿命感忧虑的20年前。

有意思的是,这个片子是三个导演三个编剧三个摄影,连故事讲得也是香港回归前三个悍匪的命运跌宕。

既然,大家都跟“三”杠上了,那么到底是没有银河logo、由老杜拍摄的《三人行》,还是有银河logo、老杜幕后助力、青年导演组掌舵的《树大招风》更能代表“银河映像的20周年”呢?

本质上,我觉得他们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我常说,评价一个电影到底如何,主要就看亮点:风格样式和议题设置。和普通观众看电影主要看故事不同,专业影评人,一般更强调去关注,导演用什么样的电影化手法和个人作者风格讲述一个故事;以及,这个故事文本的内外,传递出什么样的创作心态和文化症候。

《三人行》和《树大招风》在这两点衡量,都是达标(甚至是不错)的作品。只是,作为一个银河铁粉儿,也同时从一个内地影迷的情感出发,我想无论是创作者还是接收者,我们实在也都无法摒弃自己身上所牢牢携带着的、天然存在的意识形态偏见的外衣(和《树大招风》的故事一样,这也是蛮宿命的呀),反映在观影感受上,《树大招风》就是让人又爱又恨!

确实够狠!《树大招风》这片儿为何让人又爱又恨?

爱的地方,前面已经说了不少,简单地说,就是过瘾、好看,尤其叙事节奏把握地相当到位,令观众时刻揪心。三个青年导演虽是分成三组拍摄,最后却利用交叉剪辑的方式,将故事以及影像风格统一为一炉,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份交融感令人赞叹。

三组故事中,我个人特别喜欢林家栋任贤齐的两个。陈小春的那个则略显刻意和过度荒诞了点。令我非常不解地是,只要任贤齐一离开银河映像,拍得片子几乎风格损失殆尽,说白了就是烂片很多,但一回到银河的氛围中,丫一下就成了影帝范儿、艺术家范儿——无论是《大事件》、《夺命金》抑或是《放逐》里的惊鸿一瞥,都让人颇为惊讶一个人的演技可以反差成这样!《树大招风》也是如此,我觉得吧,小齐哥以后就专职拍这种片子最好!

荒诞、宿命、灰暗,这一切都是银河的典型属性。

但,影片的文本既是指向过去(诚如影片中的故事发生在97回归之前),也是指向当下和未来的——《树大招风》中对于内地香港关系的指涉和暗示,让人对当下两地日益紧张的局势和冲突,更在心头增添上一份纠结不安和灰色轨迹。

确实够狠!《树大招风》这片儿为何让人又爱又恨?

内地香港关系在电影中的显影,是电影界特别爱研究的话题,它不是被解读出来的,而是实实在在就在那里——即便创作者并不承认或有意回避。我们要知道,很多影片可以获得超越文本的影响,实际上和创作者对于“民意”的意识形态操控,有着直接的关系。

近十余年内地香港的关系,我们可以简单从几部重要电影中体会一下:

在刘伟强的《无间道》的时代,还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用一种双向卧底的新鲜商业模式呈现出来,说到底就是大家对彼此的关系还带有焦虑和疑问;

到了麦庄的《听风者》,在所谓探讨船王的身份一段,实际上已经暗示出香港掌舵者的政治身份属性(不好展开太多,大家自行体会);

再看杜琪峰的《毒战》,这部片子是内地香港关系最为倒转的一部,内地警察孙红雷代表正义一方,香港来的却都是悍匪——这个微妙的反向处理,是姿态还是迎合,还是资本的力量使然,我们不得而知(也心知肚明),但《毒战》确实是杜琪峰北上神州后最好的一部电影。

再到翁子光的《踏血寻梅》,则是内地和香港梦的双重失落,我个人很喜欢和欣赏这部影片,写出了真正的痛感;

最后来看《树大招风》,青年导演们基本上就是要借由片中人物——大家不要忘了,他们可是横行无忌、践踏法律的悍匪——把直白的口号喊出来了:

我们也想改邪归正,但之所以做匪,完全是你们逼得!

确实够狠!《树大招风》这片儿为何让人又爱又恨?

这种复杂纠结的感情和潜台词,在任贤齐的那段叙事中昭然若揭。我们可以由此联想到近年香港屡屡发生的与内地人的激烈矛盾冲突、以及青年“占中”事件等违法事件,《树大招风》里的逻辑似乎在“辩解”说:我们固然做得有不妥,但也是被你们逼出的无奈之举。

正如前面所言,相比杜琪峰的狡猾世故,《树大招风》彰显出的完全是青年军的热血、勇敢和愤怒!

作为内地的电影批评者,我内心对此有理解,也有惶惑:我们似乎在《树大招风》看到了香港电影青年一代的朝气、力量和希望——只是,在内地香港电影业越发紧密连结发展的今天,这种希望又“希望何在”?

这值得讨论,更值得我们深思。

确实够狠!《树大招风》这片儿为何让人又爱又恨?

标签:
分类: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