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3, 2016
148 浏览

对《三人行》失望的朋友,不妨看一下《树大招风》

作者
树大招风

据美剧世界网消息:银河映像成立20年。近几年在和内地合作的大背景下,公司战略越来越注重挖掘和培养港产电影新人。《树大招风》就是一部由银河映像制作的罕见的拼盘电影,由许学文、欧文杰、黄伟杰三位青年导演联合执导,杜琪峰、游乃海监制完成。于今年4月7日在香港上映。

多人执导的拼盘电影各处都有。今年情人节档上映的《奔爱》,就是由张一白、管虎等五位导演分别执导的爱情小品拼盘。同样还有4月在香港上映的《拍的不错》,是曾国祥、黄精甫等五位香港导演创作的短片拼盘。

在香港电影整体行市不好的形势下,拼盘电影相对成本低,让人人有的拍,不失为一种更好的选择。

而《树大招风》无论从主题构思或从成片风格来看,质量都远超一般的拼盘电影。三位不同导演拍摄的部分最后能做平行剪辑处理,而情绪和风格竟奇妙融合,在世界电影来看,都是少见的。

制作初期,影迷还曾设想过这部影片是否会像《毒战》或《三人行》那样能够在内地公映。但这两天看到成片,大家都明白了这部影片是一部地道的港产风格之作,甚至在香港都被定级为IIB——不适宜观看指数仅次于三级。

凌厉、疯狂,却又惆怅。

完美传承了香港电影“尽皆过火、尽是癫狂”的风格。

《树大招风》讲述的是上世纪90年代香港显赫一时的“三大贼王”的故事。

古语云:“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普通人对于小偷小摸的毛贼总是咬牙切齿,但对于那些罪案严重到一定程度的大盗,却因为暴力侵害离我们太过遥远,而没有什么深恶痛绝的仇恨。甚至因为这些大盗屡屡对权贵商贾下手,在文化中总有些“劫富济贫”的味道。他们的传奇经历,也成了市井巷陌饮酒席间最好的谈资。世界各国人民皆是如此,所以才有黑帮片的盛行。

而“三大贼王”,确实在犯罪史上留下了不少难以超越的“功绩”。

最有名的叫张子强。剧中由陈小春扮演。

张子强原籍广西,幼年随父亲偷渡到香港。1991年开始打劫金铺,同年又抢劫运钞车1.6亿港元。虽被捕,却因证据不足而释放,还获得了政府赔偿,因此轰动一时。

1996年他策划绑架了李嘉诚的长子李泽钜,成功索要10亿港元的酬金,更是绑票金额创吉尼斯世界纪录的惊天罪案。其过程虽未见于正式报道,但正如影片中所描述的,他只身一人来到李嘉诚别墅,彬彬有礼地和李嘉诚“谈判”。虽然没有承认犯下任何绑架行动,却以自己的“显赫声名”作担保,承诺能“通过朋友”平安寻回李嘉诚的公子。最后也安然带着10亿现金离去。张子强个人因此分得了4.3亿港元。

对于普通人,甚至普通罪犯来说,这已经是一辈子不用再工作的一笔金额。但张子强第二年就又绑架了香港第二富豪郭炳湘,独得3亿元酬金。甚至同年还计划再绑架澳门赌王何鸿燊。

这种胆大妄为又不顾一切的做派,已经远远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了。

在影片中,他也因此被塑造成目空一切又雄心万丈的匪徒首领。想的不再是犯罪金额,而是像登山运动员一样,要不断“超越自己”。

所以他开始用巨额赏金寻找另外两名贼王,甚至被人当作凯子骗钱也不在乎,只为凑齐“三大贼王”,创造下一个惊天大案。

陈小春一直是看似傻傻的半喜剧演员。这部分故事由导演黄伟杰指导。把贼王“卓子强”塑造成了有些豪情壮志又有点土炮的豪杰形象。风格略带搞笑而轻松,很具有娱乐化的潜质。

但不足之处是没有利用镜头语言强化人物形象,重点场景都截图不到贼王的高大特写。

第二个贼王叶继欢,由任贤齐扮演。

叶继欢是好勇斗狠的匪徒典型,曾在10分钟连抢一条街的5间金铺。而手持AK47当街放风的场面,更是无意中被市民拍下,在电视新闻中播放,因此声名远播。他一度被悬赏一百万,成了警方的头号通缉犯。

张子强因为抢劫运钞车被捕期间,在狱中认识了叶继欢的“干将”,得以与叶继欢联手策划绑架李嘉诚等人的事件。后叶继欢提前被警方捕获,张子强也成为了此后数起绑架案的唯一匪首。

这段“叶国欢”的故事,由导演欧文杰指导,走的是典型的“英雄迟暮”路线。

叶国欢抢劫金铺后,由于走投无路,不得不北上内地干起了走私电器的生意。虽然赚的比打劫要多,却不得不整日讨好内地的腐败官员们。

影片设置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情节。官员的腐败,都必须通过表面 “买卖古董花瓶”来完成。其实是不值钱的破瓶,却通过一买一卖,完成了受贿资金的转移。

任贤齐戴上眼镜穿上西装,一副文质彬彬的打扮。表面的生意合作和台下肮脏的权钱交易,在这里形成了极有意味的对比,颇有银河映像惯用的反讽味道。

但叶国欢毕竟不是干“正行”的料。他在生意场上显得迟钝而土气,喜欢吃“咸菜扣肉”,也屡屡被人嘲笑。“一代贼王”的名头甚至被人抢了,也不能按照自己的个性做出回击。这些都成了他压力的来源。

所以听到卓子强江湖悬红的消息,他不惜铤而走险,决定再度出山重操旧业。

这部分故事逻辑和人物设置都非常清晰。为了对比主人公的渺小,对面的内地官员都被设置成了不可一世的模样,甚至连小小的海关人员也一副吊儿郎当的打扮。以内地观众的眼光看来,不免显得夸张而流于表面。

导演怕情绪传递不到,结果处理得反而有些轻率了。

三段故事中导演功力最持重的,是描写贼王季炳雄的那段。

季炳雄原是广东人,上世纪80年代流落到香港后,多次回内地召集多名凶徒到香港洗劫金铺,是香港人眼中跨境作案的“省港旗兵”。相比前面两位贼王,他办事更重实效,为人低调。如果说之前两人都是利用1997年前后香港的政治真空而屡屡犯案成功,那么季炳雄一直延续到了2003年才被捕入狱,说明他作案手段更为隐蔽而狡猾。

“季正雄”,由林家栋扮演,导演许学文执导。影片把他设置为貌不惊人的普通人。大部分时间不说话,或只是和人拉家常,或仔细观察环境,没有更多的惊人表现。

但这只是表面的平静。他为了自保,常常一出手就是当街开枪杀人,或用小水果刀割喉取人性命,狠毒残忍的程度比其他人更甚。最后伏法也是由于和手下各怀鬼胎而遭到出卖。

在码头他杀死两个手下的戏中,构图和光影的美学风格都很突出,有典型银河映像的凌厉风格。

三个故事单独拿出任何一段看,都会有各自的薄弱之处。但平行剪辑的处理,把三个完全没碰面的贼王境遇交织在一起。影片也由此在冷静、压抑、乖张等几种风格之间来回转换,反而显得变化丰富,饶有趣味。

最后的结局,更是最为典型的银河映像式的反转:当另外两人终于下定决心给卓子强打了电话,眼看三大贼王就要英雄相惜聚首一处时,却各自遭遇到犯罪生涯的陌路。或是被警察逮捕,或是横尸街头,无人善终。

以为影片到此可以完了,然而从故事结构角度还能再翻一出。原来在前面不经意的一场戏中,三人其实在酒楼早就打过照面。可惜相逢不相识,人生境遇的错过,早就在刹那间注定了。

这就是犯罪片的魅力。明明是十恶不赦的罪犯,却能通过故事的描述去营造氛围,让观众期望他们的碰面。真正碰面了,却反而引发出怅然若失的复杂情感。

在《树大招风》中,除了故事结构上整体设计的巧,开头和结尾加上1997年香港回归前后的新闻片段,更是为影片的主题处理增加了一份韵味。

银河映像的犯罪故事,虽然并非有强烈的政治暗示,但例如《一个字头的诞生》、《暗花》、《黑社会》等片都能读出复杂的地缘政治味道。

这一传统可以溯源自完成于1984年的《省港旗兵》。描写的正是大贼季炳雄的故事。影片中来自内地的一伙匪徒在香港抢劫金铺,最后被警察乱枪打死。写实的整体风格下,让人对这些匪徒有了一丝既爱又怕的情绪。观众能同情于他们原本的生活贫穷与最后的结局凄惨,也因此从情感上陷入了爱恨交织的两难。

《省港旗兵》的成功,部分是因为影片观点暗合了香港普通市民对于内地的看法。弹丸之地的香港,无论从地缘政治或是经济角度,都无法脱离内地而孤立存在,甚至每日所需食物和日用品都必须靠从内地运送。但另一方面,香港市民整体比内地富裕,来自政治和文化上的管理冲击,或是大量游客入港造成的不便,又都让香港市民感觉到恐惧。

我无意在此讨论双方政治立场孰是孰非,只是从电影的角度,《树大招风》的3位导演创作时,都统一参考研究过《省港旗兵》。其中几个贼王和内地人士的关系,也都值得玩味。在此基础上,影片增添1997年回归的政治背景,也由此增加了写实感与时代背景上的厚度。

银河映像从来更专注于电影艺术本身,但电影毕竟是文化,在不算大的香港,文化与政治又无法完全撇清关系。所以《树大招风》的若干段落也由此可以产生种种政治上的解读。好在立场仍是中性的,所以我们还能看到本片。

无论对今日的时代问题怎么看,我们都必须承认,1997年的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个人坚决拥护“一国两制”。但就像英国刚刚脱离了欧盟,爱也好,恨也罢,如影片所言,“树大,招风”。这个时代,看似自由,可身如孤叶飘零的每个普通人,终究还是无从真正把握自己的命运。至少在英国,48%的人民意见到底还是被忽视了。一家喜,一家忧,从来就没有两全。我们能做的,无非也就是珍惜眼前。关注美剧世界网,获取最新的电影讯息!

标签:
·
分类:
New ·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