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2, 2016
174 浏览

《冰与火之歌》全景透析之二:发生在开篇之前

作者
冰与火之歌

最近美剧世界网小编仔细梳理了一下思路,决定不再按照每本书的顺序去写。既然很早之前就把这个系列起名为全景透析,那就应该从更宏观的层面来为大家解析“冰与火”的整个故事。一来可以不再重复说那些电视剧里都演过的情节,二来也能够避免不必要的剧透。说到底,能做的就是从原著的角度出发,让冰火迷们看到剧集之外那个更宏大的架构,以及众多人物、家族、历史和争斗背后的隐秘联系。

这一期的主题是历史——也就是那些发生在《冰与火》开篇时间点之前的事。这些背景故事在书中是一点点逐渐透露的,而剧集则因为篇幅的关系略去了很多,致使不少剧迷看得云里雾里越来越搞不清方向。希望我的这篇关于“开篇之前”的解析能为大家解答一些疑惑。

下面,就让我们来看一下在开篇——劳勃·拜拉席恩带着老婆孩子驾临临冬城之前各个区域和家族都发生了什么。

在君临 (King’s Landing)

上期我们说过,坦格利安家族是来自瓦雷利亚的贵族后裔。自龙王伊耿一世和自己的两个妹妹兼老婆骑着巨龙从龙石岛出发,他们逐渐依靠龙的力量征服了整个维斯特洛(多恩除外),建立了统一的坦格利安王朝。伊耿一世也因此被称为“征服者伊耿”。

巨龙家族为了保持血统纯正,长期坚持近亲结婚(通常是直系亲属,比如亲兄妹的结合),所以家族的后代中有不少人携带了“疯狂”基因。具体表现为极度偏执,残忍且反复无常,对火和龙有种病态的迷恋。曾有被称为“明焰”的国王伊利昂为了把自己变成龙,喝下了一整壶的“野火”(野火就是剧集第二季结尾把史坦尼斯整个舰队烧成灰烬的那种扑不灭的火)。

为了变成龙而喝下一整壶野火的“明焰”伊利昂·坦格利安。

受此种遗传基因的控制,铁王座上最后一任龙王——伊里斯·坦格利安二世,有着“疯王” (Mad King)的称号,最喜欢火烧活人。伊里斯被自己的父亲杰赫里斯·坦格利安二世安排娶了自己的亲妹妹雷拉,不久,他们的第一个孩子雷加·坦格利安王子诞生。雷加王子诞生当日,龙族的夏宫盛夏厅大火,烧死了时任国王的伊耿·坦格利安五世(伊里斯的祖父)和其长子邓肯王子,史称“盛夏厅悲剧”。

悲剧后,杰赫里斯·坦格利安二世继位,但他只在位了三年就病死了,伊里斯于是继承了父亲的王位。疯王继位之初并不疯狂,而是一位力求革新很有作为的君主。他也是在这个阶段,与泰温·兰尼斯特结为好友,并任命年轻的泰温担任他的“国王之手”。两人在这个阶段,共同维系着维斯特洛的繁荣。

通过布兰的视野而在剧中露脸的“疯王”伊里斯·坦格利安二世。

随着伊里斯年纪的增长,他逐渐变得多疑,一方面越来越忌惮泰温功高盖主,另一方面也开始怀疑雷加王子有谋逆的意图。同时,他与王后雷拉的婚姻也不幸福,因雷拉在雷加王子之后一直没能诞下新的王室成员。他一直觊觎泰温的妻子乔安娜·兰尼斯特的美貌,经常当众冒犯乔安娜,羞辱泰温。直到乔安娜因生提利昂难产而死,伊里斯与泰温的友情已名存实亡。

伊里斯34岁时,雷拉王后终于为他诞下了第二个健康存活的王子韦赛里斯·坦格利安。在庆祝王子诞生的比武大会上,泰温向伊里斯提出要将女儿瑟曦许配给雷加王子做王后,同时让儿子詹姆成为雷加的侍从。但伊里斯忌惮泰温越来越高的声望和权力,拒绝了这一请求。两年后,伊里斯为雷加王子迎娶了来自多恩的伊莉亚·马泰尔公主,致使他和泰温的矛盾进一步加剧。

暮谷城之乱是让伊里斯走向疯狂的重要节点。

在暮谷城 (Duskendale)

暮谷城是直属于王领的大型城镇。韦赛里斯王子诞生那一年年末,时任暮谷城领主丹尼斯·达克林伯爵停止给铁王座上税,要求和国王面谈解决争端。本来理智的决定应该是强硬拒绝,但为了和泰温唱反调,伊里斯带了一支小卫队亲自跑到暮谷城向丹尼斯伯爵叫嚣。丹尼斯伯爵方寸大乱,不得已把伊里斯抓了起来并囚禁在暮谷城。伊里斯在暮谷城被关了半年,直到御林铁卫巴利斯坦·赛尔弥趁夜混入暮谷城将之解救,“暮谷城之乱”方才告终。

半年的囚禁生活彻底唤醒了伊里斯体内的疯狂基因,从此之后,他开始怀疑所有人,包括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并同自己的先人们一样,迷恋上“野火”。也是在这个阶段,他听说了瓦里斯的情报才能,将他从自由贸易城邦召至君临,为自己搜集其他所有人的情报。

剧中为迎接新任国王之手艾德·史塔克而举办的比武大会。

在赫伦堡 (Harrenhal)

赫伦堡位于河间地,建于坦格利安家族征服战争之前,是七大王国中最大的城堡。

疯王39岁那年,河安家族在赫伦堡举行盛大的比武大会,七大王国的显赫家族们纷纷前往。本来自暮谷城之乱后,伊里斯坚决不再踏出红堡一步,但因瓦里斯向他汇报,说雷加王子会借由比武大会煽动大领主们叛乱,疯王破天荒的前往赫伦堡观看比武大会。

比武大会上出了两件大事。第一件是伊里斯在赫伦堡的授职仪式上,授予詹姆·兰尼斯特担任御林铁卫。御林铁卫对骑士来说,是至高无上的荣誉,但凡加入御林铁卫的人,终生不得娶妻生子,这一举动无疑是剥夺了兰尼斯特家族的继承人。泰温大怒之下辞去“国王之手”,离开君临,返回凯岩城。

雷加王子在赢得比武大会胜利后,并未将代表“爱与美的王后”的冬雪玫瑰花环献给自己的妻子伊莉亚·马泰尔,而是献给了当时已经与劳勃·拜拉席恩订婚了的莱安娜·史塔克。

另一件事则是后来“篡夺者战争”的导火索。在比武大会前,莱安娜·史塔克 (艾德·史塔克的妹妹) 为雷加王子的演奏潸然泪下,雷加也爱上了莱安娜·史塔克。比武大会上,雷加王子赢得了最终的胜利。按照习俗,胜利者可以将代表“爱与美的王后”的冬雪玫瑰花环献给一位女士,而此时已有一子一女的雷加王子并没有把花环献给伊莉亚王后,而是用长枪挑着花环放到了莱安娜·史塔克膝上。已是劳勃·拜拉席恩未婚妻的莱安娜成为了众人焦点。

在君临 (King’s Landing)

比武大会同年年底,雷加王子与莱安娜在赫伦堡再度相会并带走了她。传言都说是莱安娜被雷加王子诱拐。

听到这一消息,史塔克家的长子兼继承人布兰登·史塔克立刻改道君临(他本来正在去奔流城结婚的路上),冲入红堡要求雷加放人。然而雷加此时并不在君临,布兰登立刻被疯王以叛国罪逮捕,随后应召入宫的临冬城公爵瑞卡德·史塔克也被逮捕。

瑞卡德公爵请求比武审判,得到批准。但随后却身着盔甲被伊里斯吊起,施以火刑。疯王逼迫布兰登观看火刑,同时将布兰登用皮质的绳索缠住脖子,再放一柄长剑在稍稍远出他臂展范围的地方,布兰登为救父亲挣扎着取剑,最终也被绳索勒死。

布兰登·史塔克和瑞卡德·史塔克被疯王杀死。

在鹰巢城(Eyrie)

东境守护、鹰巢城公爵琼恩·艾林很早便收奈德·史塔克和劳勃·拜拉席恩为养子。在鹰巢城一起长大的奈德和劳勃视彼此为兄弟,而一直没有子嗣的琼恩·艾林也视二人为子。

认为所有人都是叛乱分子的疯王并不满足于只杀死瑞卡德公爵和其继承人布兰登,他要求琼恩交出瑞卡德公爵的二儿子奈德·史塔克。意识到疯王已经丧失理智的琼恩拒绝了伊里斯的要求,作为领导者联合史塔克、拜拉席恩、艾林与徒利四大家族,一同举起了意图推翻坦格利安家族统治的叛旗。

剧中“小指头”和莱莎·徒利

在河间地(Riverlands)

河间地领主霍斯特·徒利公爵年轻时曾参与“九铜板王之战”,在战争中结识了“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的父亲,他收小指头为养子并带其回奔流城抚养。培提尔与徒利公爵的三个孩子——凯特琳、莱莎和艾德慕一同长大,他爱慕凯特琳就像莱莎爱慕着他一样。这样的三角恋关系一直持续到徒利公爵将凯特琳许配给了临冬城的继承人——布兰登·史塔克。

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培提尔向布兰登发起了比武挑战并被打伤。就在他因此消沉醉酒之际,莱莎·徒利主动献身,培提尔错把莱莎当成了凯特琳,并与之发生了关系。莱莎因此失去了处女之身且怀了孕,徒利公爵得知后将培提尔逐出奔流城并逼迫莱莎堕胎。虽然小指头从此再未回过奔流城,但他与莱莎之间一直保持着联系,并最终利用莱莎成为了能够搅动七大王国政治风云的大BOSS。

布兰登·史塔克被疯王处死之后,为获取徒利家族的支持,琼恩·艾林从中斡旋,最终达成了由奈德代替布兰登迎娶凯特琳(反正此时奈德已经是临冬城的继承人了),而自己则迎娶已经失贞的莱莎两桩政治联姻。由此,徒利家族也加入叛军行列。“篡夺者战争”正式打响。

三叉戟河之役,劳勃·拜拉席恩用战锤击杀了雷加·坦格利安。

在三叉戟河(The Trident)

战争初期,王军和起义军各有胜负,局势胶着。当王军在圣石堂被打败后,雷加王子从多恩返回,开始整顿王军军务。由于伊莉亚王后的关系,多恩也出兵一万协助王军,与此同时,雷加终于说服疯王向身在凯岩城的泰温公爵寻求帮助。

不久之后,王军与起义军在三叉戟河集结。三叉戟河有重要的军事意义,一旦起义军渡过三叉戟河,他们将直接威胁君临。双方在此展开血战,最终因为劳勃在与雷加王子的一对一决斗中用重锤杀死了雷加,没了主帅的王军四散溃逃。

在风息堡 (Storm’s End)

“三叉戟河战役”彻底扭转了战局,王军再没能够有机会阻止起义军南下,他们仅剩的兵力除了布防君临之外,就基本用在围困劳勃的老家——风暴之地的都城“风息堡”。

此时坐镇风息堡的是劳勃的二弟史坦尼斯,他自幼为人严肃冷酷,视规则高于一切,同时也是个经验丰富的军事指挥。在河湾地的提利尔公爵大军压境围困风息堡的一年内,史坦尼斯拒不投降,守军为了充饥,杀光了城内所有可以吃的动物,甚至要以阵亡将士的死尸为食。期间,多亏了走私贩戴佛斯·席渥斯 (Davos Seaworth) 成功用船走私了洋葱和咸鱼入城,才暂时缓解了风息堡内的危机。这就是为什么戴佛斯·席渥斯在受封骑士后被称为“洋葱骑士”的原因。

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和“洋葱骑士”戴佛斯·席渥斯

许多人认为史坦尼斯拒不投降是因为他“认死理”的性格,其实“风息堡之围”除了反映出他异于常人的坚韧外,更是他作为一名优秀战时指挥官的证明。

史坦尼斯很清楚,一旦风息堡被攻陷,劳勃的一家老小和风暴之地大领主们的家人亲属都将被王军俘虏,而疯王一定会以他们作为人质逼迫劳勃投降,最后不止整个起义军都将受制于王军,而且拜拉席恩家族还会重蹈瑞卡德公爵与布兰登的覆辙。

当时属于王军阵营的提利尔家族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可他们没想到年轻的史坦尼斯竟如此坚毅,生生守着风息堡一年之久,愣是拖到了“三叉戟河之役”上劳勃杀死了雷加。

史坦尼斯虽没有在正面战场上参与“篡夺者战争”,但他死守风息堡的决策同样是起义军能够赢得最终胜利的关键原因。所以,当劳勃坐上铁王座之后只是把龙石岛赐给了史坦尼斯,而把拜拉席恩家族的世袭领地风息堡赐给了三弟蓝礼之时,史坦尼斯心中的愤慨与不满都是可以理解的。

在凯岩城(Casterly Rock)

爱妻乔安娜因难产而死后,泰温公爵再也没有笑过,他与伊里斯曾经的友情也走到了尽头。不过他仍然保持了清醒的头脑,没有与疯王翻脸,为的是能够借由联姻为兰尼斯特家族带来更稳固的权力。泰温最开始的计划是将瑟曦许配给雷加王子,同时让詹姆迎娶徒利公爵的二女儿莱莎。谁知不止疯王拒绝了他的提亲,瑟曦和詹姆也阻挠了他的计划。

龙凤胎自幼便亲密无间,很早就有乱伦的苗头。在得知父亲想让自己迎娶莱莎之后,詹姆很不情愿,因为他爱的是自己的亲姐姐。瑟曦倒是的确钟情于雷加王子的,但同时她也不想放开詹姆。于是,瑟曦引诱詹姆和自己发生了关系,并说服詹姆主动要求加入御林铁卫,这样詹姆就不必再娶妻,而且还能和成为王后的自己一起住在君临。

姐弟乱伦的詹姆·兰尼斯特和瑟曦·兰尼斯特

最终兰尼斯特家族谁都没能如愿,伊里斯为雷加迎娶了来自多恩的伊莉亚公主,又让詹姆担任御林七铁卫之一。泰温公爵一怒之下辞去“国王之手”,带着瑟曦回了凯岩城,而希望和姐姐在一起的詹姆独自留在了君临。

“篡夺者战争”开始后,虽然泰温屡次接到了来自君临的求援信,但他始终不予回复。直到雷加战死于三叉戟河,局势逐渐明朗,泰温公爵亲率一万两千人的西境大军来到君临,向伊里斯表示忠心,同时要求他打开君临城门让兰尼斯特大军入城。

在君临 (King’s Landing)

没有听从瓦里斯反对建议的疯王,打开城门迎接泰温公爵。然而他迎来的不是等待已久的援军,而是一支审时度势之后的虎狼之师。兰尼斯特大军入城后,立刻血洗君临。

陷入彻底疯狂的伊里斯意图让整个君临为自己陪葬,他下令让炼金术士点燃早已埋在君临城下的大批野火,同时召来詹姆,让他履行铁卫职责去杀死自己的父亲泰温公爵。詹姆当然不可能履行这样的命令,他截杀了去传令点燃野火的罗萨特伯爵,然后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背弃御林铁卫的誓言,亲手杀死了伊里斯二世。

从此,没有人知道是因为詹姆截杀了传令官拯救了君临上下成千上万的军民,在所有人眼中,他永远都是那个背信弃义的“弑君者”(Kingslayer)。

“弑君者”詹姆·兰尼斯特背弃御林铁卫的誓言杀死疯王之后坐在铁王座上。

伊里斯死后,血洗还在继续。奉泰温公爵之命,“魔山”格雷果·克里冈在红堡奸杀了雷加王子的遗孀——伊莉亚·马泰尔王后,并残忍杀害了还是婴儿的雷加儿子伊耿;与此同时,亚摩利·洛奇爵士同样残忍杀害了雷加的女儿、年仅四岁的雷妮丝公主。

君临沦陷后,奈德·史塔克和琼恩·艾林拥立劳勃为王,琼恩出任“国王之手”。为了稳固刚刚安定下来的局势,琼恩再次出面斡旋,促成了劳勃与瑟曦的联姻,并赦免了詹姆弑君之罪,让他继续留任御林铁卫,以此换取了泰温公爵的支持。

之后,琼恩开始了与多恩的和谈。

在多恩(Dorne)

多恩的马泰尔家族就和他们的族语一样——“不屈不挠”。在巨龙家族的维斯特洛征战史上,多恩始终不曾被武力征服。直到在戴伦·坦格利安二世统治期间,巨龙家族与马泰尔家族两次联姻,才终将多恩纳入了七大王国的版图。马泰尔家族因此获得特权,虽然向铁王座称臣,但仍然保留他们先祖在洛伊拿城邦使用的“亲王”头衔。

按照洛伊拿城邦的传统,马泰尔家族实行不分男女的长子长女王位继承制。在疯王统治早期,多恩由当时的多恩女王掌权。多恩女王共有三个子女——长子道朗·马泰尔,次子奥伯伦·马泰尔和小女儿伊莉亚·马泰尔。

多恩女王年轻时与泰温公爵的夫人乔安娜是好友,二人本来计划要结为亲家,让奥伯伦娶瑟曦,伊莉亚嫁给詹姆。乔安娜难产死后,多恩女王带着奥伯伦和伊莉亚来到凯岩城,向泰温公爵提亲,却被泰温回绝了。泰温此时正谋划着把瑟曦嫁给雷加,以巩固兰尼斯特家族的地位。后来阴差阳错,泰温公爵的如意算盘扑了空,伊莉亚成了雷加的王后,泰温因此一直对多恩心有芥蒂,并纵容手下残忍杀害了伊莉亚。

“红毒蛇”奥伯伦·马泰尔

君临沦陷后,伊莉亚和她的子女惨死于红堡,加上之前在“篡夺者战争”中抵抗叛军死去的御林铁卫之一的勒文·马泰尔爵士(他是多恩女王的弟弟),多恩方面怒火中烧。“红毒蛇”奥伯伦·马泰尔并不想归顺新朝,而是希望起兵拥立疯王的次子韦赛里斯·坦格利安为王。但此时已经继承多恩王位的道朗亲王在琼恩·艾林的斡旋中,最终同意和解,向劳勃宣誓效忠。

只能坐轮椅出行的道朗·马泰尔。

与武艺高强的弟弟奥伯伦相比,道朗亲王中年便患上了严重的痛风,只能坐轮椅出行。但这位看似手无缚鸡之力、毫无情绪外露的多恩统治者从未忘记过马泰尔家族惨烈的牺牲。

在龙石岛(Dragonstone)

雷加王子战死于“三叉戟河战役”之后,伊里斯匆忙将次子韦赛里斯和怀有身孕的蕾拉王后送到了龙石岛。君临沦陷前不久,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在一场罕见的风暴中诞生于龙石岛,蕾拉王后则在分娩后死去。

同年,劳勃在君临称王,龙石岛的驻军计划向铁王座投降并交出兄妹二人。所幸坦格利安家族的忠臣威廉·戴瑞爵士提前带着丹妮二人逃到了自由城邦布拉佛斯。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和韦塞里斯·坦格利安。

在自由贸易城邦

在布拉佛斯海王的见证下,威廉爵士与受道朗亲王指使暗中来到自由城邦的奥伯伦·马泰尔立下密约——承诺韦赛里斯成年后,将迎娶道朗亲王的长女亚莲恩·马泰尔,然后多恩将拥立韦赛里斯为王,共同起兵夺回铁王座。

年迈的威廉爵士几年后在布拉佛斯去世,丹妮兄妹失去了依靠,只好辗转于九大自由贸易城邦,四处游说,希望获取能助他们重返维斯特洛的支持。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几年,直到家财万贯的潘托斯总督——伊利里欧·摩帕提斯接丹妮兄妹住进豪宅,答应会帮助他们夺回铁王座。

曾经是刺客的伊利里欧与瓦里斯识于微时,他们结为好友并共同发家致富,一个当上了潘托斯总督,一个则远赴维斯特洛成为了铁王座的情报总管。两人还有着更远大的志向——在维斯特洛拥立新王。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和卓戈卡奥。

为实现这一目标,他们将丹妮嫁给了卓戈卡奥。计划是等韦赛里斯娶了亚莲恩公主之后,一方面由瓦里斯在君临泄露瑟曦和詹姆乱伦而挑起大家族与兰尼斯特之间的内战,另一方面由卓戈卡奥、黄金团和多恩三军联手在内战混乱之时进军维斯特洛。这是个不错的计划,只可惜因韦赛里斯和卓戈卡奥的死而搁浅。但事实证明,瓦里斯和伊利里欧还有一个Plan B。

至于黄金团,这是自由贸易城邦最大也是最贵的自由佣兵团。他们之所以会加入维斯特洛的夺权战争是因为一个人——雷加王子的密友琼恩·克林顿(叫琼恩的好多啊)。这个克林顿家族的领主是鹫巢堡伯爵,在“篡夺者战争”期间曾短暂担任过“国王之手”。在被伊里斯卸职并流放之后,他逃到了厄斯索斯,化名格里芬加入了黄金团。与此同时,他暗中抚养着雷加的儿子伊耿(我知道,这个反转很惊人)。

据说,瓦里斯在君临沦陷之时,将婴儿伊耿与一个普通男孩掉了包,被魔山杀死的那个其实是假伊耿。(这个瓦里斯说出的事情并不被广大读者认可,后续也有线索暗示,这个克林顿抚养的小孩并不是伊耿)

同样通过布兰的视野而在剧中展现的极乐塔之战,“拂晓神剑”亚瑟·戴恩等三位御林铁卫对阵艾德·史塔克等七人。

在极乐塔(Tower of Joy)

当年莱安娜·史塔克和雷加出走之后,与雷加一起来到了位于多恩的极乐塔。“篡夺者战争”爆发后,雷加返回君临担任主帅,他指派了武艺高强的三名御林铁卫亚瑟·戴恩爵士、奥斯威尔·河安爵士及杰洛·海塔尔爵士在极乐塔看护莱安娜。

战争胜利后,艾德·史塔克带着另外六名骑士找到了极乐塔。在这场七对三的战斗中,最终只有奈德和霍兰·黎德(他是北境泽地的领主,也是玖建和梅拉的父亲)活了下来。奈德在极乐塔中见到了濒死的莱安娜,莱安娜临死前要求奈德保守一个秘密。虽然这个秘密尚未公布,但其实大家早就公认所谓秘密就是琼恩·雪诺的真实身份。

极乐塔

在北境(The North)

大局终于安定,奈德带着莱安娜的遗体和自己的“私生子”琼恩·雪诺返回了北境。尽管拥有私生子让妻子凯特琳非常痛苦,但奈德至死也没有否认这件玷污了自己名誉的事。奈德被瑟曦囚禁在红堡监牢里的时候,不断梦见莱安娜,他后悔没有在还有机会的时候与琼恩谈一谈。

在君临 (King’s Landing)

劳勃坐上了铁王座之后就把治国之事一律交给“了国王之手”琼恩·艾林,他与瑟曦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劳勃常年在外寻花问柳。瑟曦与詹姆始终保持着乱伦的关系,并相继产下了三个她和詹姆的孩子——乔佛里、弥赛拉和托曼。

莱莎·徒利和儿子劳勃·艾林。

莱莎在经过五次流产之后,终于为琼恩·艾林诞下了继承人——劳勃·艾林。与此同时,她一直与小指头保持着暧昧关系。莱莎说服琼恩·艾林提拔培提尔为海鸥镇的税务官,培提尔发挥其在金钱与贸易方面的天赋使得当地的税收在短期内增加了十倍。

之后,小指头受到琼恩赏识,被一步步提拔为铁王座的财政大臣。培提尔在君临广开妓院以获取消息,并利用自己的财力收买了庞大的关系网络,暗中培植自己的政治力量。

巴隆·葛雷乔伊和儿子席恩·葛雷乔伊。

在铁群岛(Iron Ilands)

劳勃成为维斯特洛国王几年之后,位于铁群岛的铁民们在领主巴隆·葛雷乔伊的率领下发起叛乱。葛雷乔伊家族希望从七大王国的统治中独立出来,恢复铁民在三百年前的征服战争里失去的“古道”。叛乱很快被镇压,巴隆不得不对铁王座再次称臣,他的两个儿子战死,仅剩的儿子席恩·葛雷乔伊作为人质被奈德·史塔克认为养子,带回临冬城抚养。

在绝境长城(The Wall)

长城上的守夜人遵守他们的誓言,没有参与篡夺者战争。之所以提到长城,主要是要讲一下伊蒙学士和绿先知布林登·河文。

伊蒙·坦格利安是是国王梅卡一世的第三个儿子,也是“盛夏厅悲剧”中烧死的那位伊耿五世的三哥,他是雷加和丹妮莉丝的曾伯公。因为家族中已经有太多成年的坦格利安男性,为防止篡权发生,伊蒙年轻时被送去了学城成为一名学士。

多年之后,由于王位继承人在叛乱中相继死去,时任“国王之手”的“血鸦公爵”布林登·河文召开大议会,推选新的国王。大议会暗中将国王之位交给了伊蒙,但伊蒙断然拒绝,认为自己已是学士,王位应该由弟弟伊耿五世继承。伊耿五世继位后,伊蒙学士担心自己有一天会被利用来篡夺他弟弟的王位,毅然决定加入守夜人军团。

加入守夜人的伊蒙学士

在大议会选举之前,血鸦公爵为了维护王国安宁,诱骗了也有王位继承权的一名坦格利安家族私生子前往君临,并违背了要保护这名私生子的诺言而处死了他。新国王上任后,伊耿五世为了维护铁王座的信誉,不得不逮捕了布林登,布林登在被处死和披上黑衣之间选择了后者。

于是,血鸦公爵作为护卫之一与伊蒙学士一起来到绝境长城,履行守夜人的职责。之后,布林登被选为守夜人军团的总司令,但他在一次游骑兵塞外巡逻中失踪。伊蒙学士则一直在守夜人中服务,他很早就知道关于“预言之子”的预言,在雷加活着的时候也与他保持着通信。

绿先知“血鸦”布林登·河文

在君临 (King’s Landing)

史坦尼斯逐渐对瑟曦三个孩子的来历产生怀疑,他将这种怀疑告诉了琼恩·艾林,两人一起着手调查,终于确认乔佛里、弥赛拉和托曼都是瑟曦与詹姆乱伦结合的产物。琼恩决定采取行动,并打算要让自己的儿子劳勃·艾林到龙石岛给史坦尼斯当养子。

视子如命的莱莎无法接受与儿子劳勃的分离,她将琼恩的计划透露给小指头,小指头利用莱莎的这种心理指使她下毒谋杀了琼恩。史坦尼斯得知琼恩的死讯后,怀疑是瑟曦担心事情败露下了毒手,连夜从君临逃回龙石岛。

乔佛里

以上这些就是维斯特洛主要家族们在“冰与火”开篇之前所发生的故事,了解了这些历史,那些剧集里的莫名纠葛就不那么莫名了。

关注美剧世界网,获取最新的美剧讯息!

标签:
·
分类:
New ·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