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12, 2016
166 浏览

电影「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リップヴァンウィンクルの花嫁,2016)

作者
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

看这部片的时候,美剧世界网小编老想着要是漫画《银魂》拍真人电影,绫野刚真适合染一头银发扮主角坂田银时,他在「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リップヴァンウィンクルの花嫁)刚好也是演个神奇的万事屋老板。这就是我看完岩井俊二这部新作的所有想法。

当然不只这样。

我和你一样,看完后有种说不上来的空虚,尽管两个小时的故事仍说得流畅,不乏乐趣,但就觉得少了些什么。后来我找了剧情介绍来看,庆幸自己观影前一无所知,想知道接下来会怎么发展的欲望让我看完这部片,尽管女主角七海(黑木华饰)总是一副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的表情。

我们都无法接受女主角那太过娇柔的软弱性格,现实生活也许真有这类人,但作为戏剧主角却难以吸引我们俩,甚至觉得不可思议到厌烦,难以相信居然会在那样危急的状态下脱衣服开始洗澡?居然会因为被赶出家门迷失方向崩溃大哭?不过,这就是「被遗忘的新娘」的主人翁,一个太容易被牵着鼻子走的人,也许正因为这样的性格,让她有机会碰上这段奇特遭遇。绫野刚饰演的安室介绍她到豪宅当管家,在这里,她遇见了之前打工认识的真白(Cocco饰)。

片中出现两场婚礼,形成对比:一边交换着真正的戒指,一边则以声音和动作灵巧替代;一边是家家户户上演的日常,一边则是豪宅里的狂欢;一边夫妻猜疑对方出轨,一边则无视对方的工作性质带来的肉体不忠;一边是带有法律效力的婚姻,一边似游戏般的扮家家酒,然而我们却觉得前者冰冷疏远,像戴着假面具,而后者的两颗心无比贴近。当然还有最大的不同──伴侣的性别。

七海和真白让我想到我喜爱的「燕尾蝶」(スワロウテイル,1996)里的伊藤步和Chara。黑木华有着与伊藤步、苍井优的类似气质,这是岩井俊二作品中的某一类典型女角,与此相对的是Chara和Cocco这样的女人,两人在戏外都是创作女歌手,戏内虽然角色迥异,但性格和职业其实相当类似。

真白这个角色让本片增色不少,尽管Cocco给我的感觉和角色的真实身分难以联想在一起,她还是比较像个多愁善感的创作歌手。这个谜样女子在长镜头下真情流露的一大段温柔动人的告白,让我想起她在是枝裕和的纪录片「祝你平安:Cocco的无尽之旅」(大丈夫であるように -Cocco 终らない旅-,2008)的模样,以及观看这个世界的逻辑,这让我不禁好奇,那些台词究竟是出自岩井俊二之手,或是她即兴发挥的所思所想?

仔细探究起来,故事不乏意义,拍得也毫不乏味,但我看完仍觉得空虚,原因是七海经历了这么多,仍然茫然无知。每个人都如筛网一样,不可能船过水无痕,经历过的多少会在身上遗留下来。七海的遭遇以曲折离奇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但她没什么改变,对自己经历的仍一头雾水。

不过,这也许多少呼应了主题。日文片名成了我理解这则故事的依据,尽管我看到一篇文章说会用这个名字只是岩井俊二觉得发音念起来很有趣而已。原名是「リップヴァンウィンクル的新娘」,「リップヴァンウィンクル」这个片假名来自美国作家华盛顿欧文(Washington Irving)的小说《李伯大梦》(Rip Van Winkle),台湾很简短翻成李伯。这位老伯伯逃离家中的唠叨老婆,到山里和一群不认识的人饮酒作乐,酒醒下山发现已经过了数十年,沧海桑田,人事已非。

「リップヴァンウィンクル」虽然是真白在网络上的代号,但七海的遭遇不和李伯有点类似?被迫离开原有的婚姻关系,来到童话一般的豪宅,与背景谜样的真白和安室玩了一会儿,对一切毫无所知。

我们最后知道了真白的秘密,知道她安排一切的原因,但关于安室这个男人我们仍是雾里看花,他会跟着愤怒的七海一起咒骂,跟着真白母亲一起哭泣,但看不出他是真情流露,或一切只是他精算中的设计安排?

整个故事就是这样经常笼罩在谎言薄纱下,七海自己也是如此,一开始就对丈夫接连撒谎,这种掩藏真实的面向恰如七海经常使用的网络世界──流动、无边界、难以定型,岩井俊二极善长捕捉现代世界的这项特点,成就他故事的迷人之处,这个特点在「燕尾蝶」里表现无遗,这也是为什么我这么想让你重看这部片的原因,对我来说,那是岩井俊二最棒的作品。

标签:
分类: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