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10, 2016
152 浏览

电影「硬核亨利」(Hardcore Henry,2015)

作者
硬核亨利

美剧世界网消息:「硬核亨利」(Hardcore Henry)以第一人称视点邀请观众体验主角的感官世界,这不是什么新发明,但多半只是穿插运用的点缀手法,不像本片一样如此极端的使用,以这种形式拍成了一部完整长片。先别说在大银幕上欣赏是否会带来不适,电影本身很快就陷入千篇一律的乏味窘境,即便敌人如潮水般涌来,各种杀阵、武器连番登场,但观众疲乏感官已无福消受。更别说本片制造惊吓的方式只有一种,你看看片中有多少人在说话时突然被射杀就知道,还真是出奇不意,就像本片只用一招想抓住观众目光的天真想法一样。

本片明显深受电玩游戏启发,将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照本宣科搬上大银幕,我们就像在电影院看别人打了一个半小时的电动一样,我记得小时候我很爱放学在路边看人家玩电动,不管是谁都行,通常也会引来一群人围观。但我已经过了做这种事的小学年纪,这年头也不太需要特别跑到大型机台打电动,当然那种乐趣还是存在,只是玩电动更方便了,随手滑开手机就有各式各样游戏等着你去挑战──看人家玩,当然不如自己下场体验,要不然看你打电动我还觉得有趣一些,就像以前在你家看你玩「机器人大战」、「恶魔城」。

除了形式仿自电玩游戏,有趣的是片中角色吉米,他也在电影中打电动,只要戴上特制的装置,就能操控不同类型的生化人──每个都长得跟他一样,也都由南非演员沙托卡普利(Sharlto Copley)扮演。我看过他在尼尔布洛姆坎普(Neill Blomkamp)编导的电影里的各式奇特造型,从「第九禁区」(District 9,2009)的半人半虫、「极乐世界」(Elysium,2013)的半人半机器人,到「成人世界」(Chappie,2015)真的演起一个机器人,他甚至离开科幻世界,来到「黑魔女:沉睡魔咒」(Maleficent,2014)的童话故事,扮起讨人厌的负心国王。这回他在「超狂亨利」应该过足了角色扮演的瘾头,从酒鬼、老兵演到英国庞克混混,看得人眼花撩乱。

这个角色设定算得上是本片少数的有趣创意,尤其看他在敌阵中死了一个,又以另外一个造型现身。其余时间,我们跟着主角追赶跑跳碰,混乱的镜头称不上什么场面调度,带给观众的只有头昏眼花和疲劳轰炸。本片使用第一人称视点就是要让你和角色结为一体,但本片显然只做到让你看到主角看到什么,听见主角听见什么,但我们无法藉此得知他的心理变化,他的行为动机,我们只不过是在看一个别人操纵的电玩人物,空壳一具,唯一乐在其中的是主控这场戏的导演伊利亚奈舒勒(Ilya Naishuller)。

片中唯一的情感自然是带领主角进入危机的那个角色,最终证明那个角色也不过是在玩角色扮演游戏,只是一场残酷的骗局而已。骗局,我甚至让自己想太多的念头欺骗,原以为第一人称视角不只是如直观那样,为了体验主角感官而设置,还有其他特别的作用,例如避掉了主角的脸孔,这可能就埋了一个惊艳观众的雷,惊人到足以扭转前段的乏味劣势,但事实证明我对这部电影的期望太高了,它不要你有颗心,更不需要你动脑,只要你被麻痹就好。

标签:
·
分类:
New ·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