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11, 2016
167 浏览

电影「黑雨」(黒い雨,1989)

作者
黑雨

美剧世界网消息:我们看今村昌平这部片,多半是因为前阵子读了史岱凡奥德纪( Stéphane Audeguy)的小说《云的理论》(La theorie des nuages),对于日本1945年8月6日早上8点15分那瞬间多了一些认识。如果小说带给我们的是曲折的奇情故事,那「黑雨」(黒い雨)则让我们见识到惨不忍睹的人间炼狱,尽管黑白色彩减弱了许多不适与真实感,血肉模糊的生还者看来像沾染一身污泥,许多碳化焦尸也能一眼认出是硬梆梆的道具,但我宁愿这样就好,我已经无法接受进一步的拟真了。

讲到黑白,「黑雨」开始播放时出乎我意料,我没想到这是部黑白片。1989年世界上拍的黑白片已屈指可数,通常不再是技术问题,而是美学选择,尤其对此时已扬名世界的今村昌平而言更是。另外一个意料之外的是,故事不是我熟悉的今村风格。「日本昆虫记」(にっぽん昆虫记,1963)和「人类学入门」(エロ事师たちより 人类学入门,1966)都关于情色工作者,前者的女主角中介卖淫,后者的男主角除了中介,更是拍A片、卖春药无所不包。今村电影中更多的是乱伦、情杀,他说他喜欢拍混乱污秽的电影,这次高雄市电影馆的宣传词说他关心的是人的下半身和低下阶层,一点都不假。

然而,「黑雨」里却显得拘谨许多,主角甚至还是地主后代,给我的感觉更似小津安二郎会拍的中产阶级的电影。今村昌平曾经当过小津的副导演,但他不认同小津描绘的世界,后来走向几乎完全相反的路子。「黑雨」让我想到小津,主要是为女儿婚事担心的父母,这是小津电影反复出现的剧情。「黑雨」里的女儿是田中好子,她饰演的矢须子虽然没有直接受炸弹伤害,但也淋了一场震撼人心的黑雨,雨怎么会是黑色的呢?怵目惊心的视觉冲击证明了这是多违背自然的人为灾难。

降下黑雨后,这些人的人生就变成黑白色的无言剧。矢须子已过适婚年龄,因为淋过黑雨,相亲频频被拒,同住的舅舅和舅妈着急她的终身大事,但矢须子早已清楚自己的命运──她说不嫁了,要留下来照顾他们安老,体贴又直拗,如小津片中的原节子。

今村昌平一定会反对我这样拿他的作品和和小津联想,确实片中人担心的不只是女孩嫁不嫁得掉的问题,表现方式也有所差别,片中几度以交叉剪接,强烈对比了祥和的田野景致和原爆后的人间炼狱。即使不这么做,我们也能察觉到,他们离开广岛,来到与世无争的乡村,战争和原爆后遗症仍深深烙印在生理和心灵上。一同存活下来的友人一个个让死神叩门领走,死亡如未爆弹般埋在众人心中,不知道何时会轮到自己。他们恐惧,但嘴上不说,只能试着平静地生存,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田中好子是1970年代的人气偶像歌手,浴室里的一段戏之所以震撼,不是因为这位昔日偶像大胆裸露,而是因为她抓着自己那一大把脱落的黑发,却露出一抹不相称的诡异笑容,笑得温柔,笑得凄惨,又像对一切坦然释怀。「终于来了。」我猜她这么想着。

你问我有听过片末提到的白色彩虹的传说吗?我没听过,我把它视作和黑雨相似的比喻,黑色雨水带来死亡,白色彩虹亦终结生命,直到片末我才恍然大悟今村昌平为何要将本片拍成黑白──拍成黑白,即使彩虹再绚丽灿烂,在银幕上呈现的也只是灰白色而已。

我们无语地望着银幕上片尾字幕跑完,心中仍期待那一抹带来希望的彩虹。导演一开始其实就已用黑白色彩定调这是部悲剧,当然它也应该是部悲剧,但显然这悲伤得令人无法承受,包括今村昌平自己。查了资料我发现,本片有个发生在1965年的彩色结尾,这是井伏鳟二原著中没有的剧情,长达19分钟,但最终没有剪进去。尽管如此,这也足以宽慰我,好似那道缤纷彩虹曾出现在片末的远景中,只是被重重山峦遮蔽,没被我们看见而已。

标签:
·
分类: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