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12, 2016
132 浏览

【影评】《狼狈》腐朽的神奇:蜷川实花的虚无繁华实践片

作者
狼狈

美剧世界网消息:从〈看我72变〉的全民医美潮流,到「她全身都是假」的艺人整容话题 《狼狈》描述一知名女优「莉莉子」美貌闻名全日本,但传闻她「全身上下都是整型做出来的」,所以民间女性一方面人人都想要变成像她一样(漂亮)、另一方面却又人人唾弃她(从美貌到事业到男人都是不正当方法获得的)。导演蜷川实花之以会选择《恶女罗曼死》故事题材来拍摄,塬因惹人遐想,因为她就是在颜值最高殿堂裡为众艺人服务拍照的人,想必是听多了太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艺人故事,才会有感而发,并一定要将这种看清艺人外在同时看透她们内裡的题材拍成电影,昭告世人,才会甘愿。

恶女罗曼死02
2003年台湾蔡依林就在高唱〈看我72变〉了,蜷川实花直到2012年才拍《狼狈》其实不算早于潮流。然而就是在如今全民都疯医美、追求「看我72变」的微整型时代,大家还会去讨论艺人「她全身都是假」的话题甚至批评之,实在也是显得民众矫情。以此角度看来,蜷川实花确实无意透过《恶女罗曼死》电影来批判艺人(儘管她揭露的是演艺圈裡可能真实存在的人物疮疤),反之,蜷川实花其实是站在艺人角度那一边的。所以当片中莉莉子在面对最后一场记者会时,摄影机和麦克风对着她、咄咄逼人地要艺人「给一个说法」的画面,道尽女明星为了迎合市场需求而忍痛整型、后来却又陷入被噬血媒体/民众消费的难堪处境等的种种悲哀之处,那真的不是我们平常只看到明星光鲜亮丽那一面那么简单。

恶女罗曼死03
看清繁华都是梦的蜷川实花 我们都难以抗拒蜷川实花的摄影美学,或许梦裡都曾想望过被锦簇花团包围的一天,就像国际间总不乏有诸多女明星热切地想躺在花堆裡被这位知名摄影师拍照,甚至男明星也趋之若鹜。蜷川实花是日本诸多当代艺术家裡面最彻底实践唯美主义的装饰艺术风格的第一把交椅,典型「活着时就能靠作品赚大钱」的少数艺术家之一。她出身自艺文世家,从小就热爱拍照、大学时热衷参加摄影比赛,2001年获得日本木村伊兵卫摄影奖后便平步青云。艺术界爱她、艺能界也爱她,而蜷川实花只要跟视觉美学有沾上边的事情都想尝试,于是在2007首次尝试拍电影,推出了《恶女花魁》,首部电影就将动态影像摄影和音乐成功结合在一起,这才华后来为她招揽了非常多MV的工作(笑)。但事后证明蜷川实花的导演梦并非昙花一现,2012年又再度推出《狼狈》,在不依附在日本独特的艺妓文化、满足观众猎奇心态的前提下,蜷川实花的《恶女罗曼死》依然是「电影不惊人死不休」,拍出了这部既具强烈视觉风格又带有锋利社会议题的铿锵大片。影剧圈于是从此也记牢了蜷川实花。(后来中国甚至在2013年邀她来为轰动一时的电视剧《兰陵王》主视觉摄影操刀)

恶女罗曼死04
而在现实生活中,女强人也似乎在看清一切繁华都是梦的状态中,坚定地迈向平凡?蜷川实花曾结过婚、离过婚,35岁时生下第一个宝宝长男,并在去年几近43岁的高龄体况下生下第二个宝宝,人生进度简直就是当代女性工作者们的速度(与痛?)。蜷川实花说对她而言,没有工作、在家专心带小孩的感觉很新鲜,她也很享受。虽然未来还有2020年的东京奥运理事工作在等着她,但孩子的成长只有一次,错过了就没有了,懂得停下脚步、放下繁华,暂时先抓紧亲子间的相处时光,其实是比任何了不起的事业与成就都还要来得真实啊!

恶女罗曼死05
甫在年初,台北当代艺术馆也办过一次蜷川实花摄影展,但即便错过了也真的没关係,因为关于蜷川实花从事摄影工作一路以来对于演艺生态与相关业者的一切想法,《狼狈》已经在两小时中几乎一言道尽。电影甚至讲得更深刻、剖析地更犀利,比起去到艺术馆閒逛打卡的走马看花,《狼狈》可能可以带给你更多的震撼!

恶女罗曼死

标签:
分类: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