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4, 2016
89 浏览

【影评】《Happy Hour》冷静文明里的都市疏离

作者
Happy Hour

美剧世界网消息:北影策展人郭敏容曾说看完《Happy Hour》时她非常舍不得,还想继续跟片中四个女人继续相处下去,即便加上中场休息这电影片长几乎要六个小时了。从中午看到晚上看完试片的那个当下,我非常能够理解她所讲的那份感受。女性电影要讲出女生非常细腻的思维已经很难了,要讲出日本女性心思尤为更难,但滨口竜介导演竟然这么会,而且那份从聚餐开始使用的正拍角色对话镜头既小津又化解了本以为角色不够自然的演技尴尬,后来我想,导演和这些演员是故意的吧?这些压低情绪又过多微笑的诸多演出方式太适合形容冷静文明里的都市疏离关系,这也让偶尔她们口气重一点的时候立马能察觉角色的当下心理波澜状态。
Happy Hour02

某种程度上,《Happy Hour》不但满足到我对于日本常民生活中看待两性与婚姻关系的猜测想象、甚至在片尾一小时让我赫然发现这电影根本是非常时髦且贴切的形容了当代女性在亚洲社会面对婚姻家庭工作乃至自我追求等等的幽微觉醒与挣扎,看得很过瘾,尤其在流水账般的情节铺陈中经历了四个女人看似无意义的集体出游、言不及义的聊天、无聊的吵架与和好、指出彼此个性优缺,甚至最后帮彼此讲话出气⋯⋯看了五个小时后我惊懂,啊,原来这四个女人所代表的不但是日本生活浮世绘,更是每一个时期的我们自己,合体起来便是平常对别人难以言诠的自我灵魂多角度的切片姿态啊。

所以角色们会互相体谅甚至帮对方讲话,也只是一种自我捍卫保护的行为机制而已,自私意味浓、但导演从不遮掩这份披着亲切皮的冷淡,毕竟这是众所周知的日本国民个性名产。

真不知道导演是怎么办到的?

可能317分钟的片长自有她的魔法。
Happy Hour03

《Happy Hour》里面的四个闺密是由一位叫做小纯的人揪团的,她觉得这几个人凑在一起应该会很合,所以互相介绍认识,然后她们也真的变成好朋友了。可是,小纯却也是最早脱团的一位,因为她尝试对她们坦承,即便她的坦承听起来实在是太任性或太前卫,而她们当下其实并不是真的可以理解她的。直到她们各自在生活中也碰上难以名状的状况。但小纯却已经不见了。我以为《Happy Hour》的小纯就像是女性电影版本的《脑筋急转弯》里面的BingBong,我们曾经那么要好过,也知道小纯的热情是那么纯粹,可总有一段时间觉得累了不想珍惜她,但后来才发现是因为自己社会化了、变了。可是那位堆起笑容那么美的小纯,却已经乘车消失在暗黑的隧道之中。
Happy Hour04

小纯是每个女人身体里面曾经一度将自身人生各阶段灵魂号召在一起同欢的重要人物,灵魂们也曾享受过齐聚一堂的Happy Hour,可是后来为了应付鸟事一堆的生活家庭与社会,渐渐的大家容易意见分歧、或连对自己也都不够坦承,总之后来就再也难全员到齐了。《Happy Hour》讲的不只是冷静文明里的都市疏离,还有个人自我思维在社会道德规范下被拉扯解离后试图重组却难免失落的样子,透过这不疾不徐的317分钟,可以深深感觉到世风日下每个人都寂寞的轻轻叹息气息。

虽然看完之后又回到一个人,但至少《Happy Hour》懂你,并陪伴过你一段已经比其它电影都还要久的时间了。
Happy Hour06

 

标签:
分类:
NEWS